第一幕

终成眷属 莎士比亚 11459 字 6个月前

第一场罗西昂。伯爵夫人府中一室

勃特拉姆、罗西昂伯爵夫人、海丽娜、拉佛同上;均服丧。

伯爵夫人

我儿如今离我而去,无异使我重新感到先夫去世的痛苦。

勃特拉姆

母亲,我因为离开您膝下而流泪,也像是再度悲恸父亲的死亡一样。可是儿子多蒙王上眷顾,理应尽忠效命,他的命令是必须服从的。

拉佛

夫人,王上一定会尽力照顾您,就像尊夫在世的时候一样;他对于令郎,也一定会看作自己的儿子一样。不要说王上圣恩宽厚,德泽广被,决不会把您冷落不顾,就凭着夫人这么贤德,无论怎样刻薄寡恩的人,也一定愿意推诚相助的。

伯爵夫人

听说王上圣体违和,不知道有没有早占勿药之望?

拉佛

夫人,他已经谢绝了一切的医生。他曾经在他们的诊治之下,耐心守候着病魔脱体,可是药石无灵,痊愈的希望一天比一天淡薄了。

伯爵夫人

这位年轻的姑有一位父亲,可惜现今已经不在人世了!他不但为人正直,而且通医术,要是天假以年,使他能够更求深造,那么也许他真会使世人尽得长生,死神也将无所事事了。要是他现在还活着,王上的病一定会霍然脱体的。

拉佛

夫人,您说起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?

伯爵夫人

大人,他在他们这一行之中,是赫赫有名的,而且的确不是滥博虚声;他的名字是吉拉-德-拿滂。

拉佛

啊,夫人,他的确是一个好医生;王上最近还称赞过他的本领,悼惜他死得太早。要是学问真能和死亡抗争,那么凭着他的才能,他应该至今健在的。

勃特拉姆

大人,王上害的究竟是什么病?

拉佛

他害的是瘘管症。

勃特拉姆

这病名我倒没有听见过。

拉佛

我但愿这痛对世人是永远生疏的。这位姑就是吉拉-德-拿滂的女儿吗?

伯爵夫人

她是他的独生女儿,大人;他在临死的时候,托我把她照顾。她有天赋淳厚优美的质,并且受过良好的教育,有如锦上添花,我对她抱着极大的期望。一个心地不纯正的人,即使有几分好处,人家在称赞他的时候,总不免带着几分惋惜;因为那样的好处也就等于是邪恶的帮手。可是她的优点却由于天纯朴而越加出色,她的正直得自天禀,教育更培植了她的德

拉佛

夫人,您这样称赞她,使她感激涕零了。

伯爵夫人

女孩儿家听见人家称赞而流泪,是最适合她的身分的。她每次想起她的父亲,总是自伤身世而面容惨淡。海丽娜,别伤心了,算了吧;人家看见你这样,也许会说你是故意做作出来的。

海丽娜

我的伤心的确是做作出来的,可是我也有真正伤心的事情。

拉佛

适度的悲伤是对于死者应有的情分;过分的哀戚是摧残生命的仇敌。

海丽娜

如果人们不对悲伤屈服,过度的悲伤不久就会自己告终的。

勃特拉姆

母亲,请您祝福我。

拉佛

这话怎么讲?

伯爵夫人

祝福你,勃特拉姆,愿你不但在仪表上像你的父亲,在气概风度上也能够克绍箕裘,愿你的出身和美德永远不相上下,愿你的行与你高贵的血统相称!对众人一视同仁,对少数人推心置腹,对任何人不要亏负;在能力上你应当能和你的敌人抗衡,但不要因为争强好胜而炫耀你的才干;对于你的朋友,你应该开诚相与;宁可被人责备你朴讷寡言,不要让人嗔怪你多言偾事。愿上天的护佑和我的祈祷降临到你的头上!再会,大人;他是一个不懂世故的孩子,请您多多指教他。

拉佛

夫人,您放心吧,他不会缺少出自对他一片热的最好的忠告。

伯爵夫人

上天祝福他!再见,勃特拉姆。(下。)勃特拉姆(向海丽娜)愿你一切如愿!好好安慰我的母亲,你的女主人,替我加意侍候她老人家。

拉佛

再见;好姑,愿你不要辱没了你父亲的令誉。(勃特拉姆、拉佛下。)

海丽娜

唉!要是真的只是这样倒好了。我不是想我的父亲;我这些滔滔的眼泪,虽然好像是一片孺慕的哀忱,却不是为他而流。他的容貌怎样,我也早就忘记了,在我的想像之中,除了勃特拉姆以外没有别人的影子。我现在一切都完了!要是勃特拉姆离我而去,我还有什么生趣?我正像上了一颗灿烂的明星,痴心地希望着有一天能够和它结合,他是这样高不可攀;我不能-越我的名分和他亲近,只好在他的耀目的光华下,沾取他的几分余辉,安慰安慰我的饥渴。我的情的野心使我备受痛苦,希望和狮子匹配的驯鹿,必须为而死。每时每刻看见他,是愉快也是苦痛;我默坐在他的旁边,在心版上深深地刻划着他的秀曲的眉,他的敏锐的眼睛,他的迷人的鬈发,他那可的脸庞上的每一根线条,每一处微细的特点,都会清清楚楚地摄在我的心里。可是现在他去了,我的慕的私衷,只好以眷怀旧日的陈迹为满足——谁来啦?这是一个和他同去的人;为了他的缘故我他,虽然我知道他是一个出名造谣言的人,是一个傻子,也是一个懦夫。但是这些本难移的坏处,加在他身上,却十分合适,比起美德的——瘦骨受寒风摧残要合适得多:我们不是时常见到衣不蔽体的聪明人,不得不听候浑身锦绣的愚夫使唤吗?

帕洛上。

帕洛

您好,美貌的

海丽娜

您好,大王!

帕洛

不敢。

海丽娜

我也不敢。

帕洛

您是不是在想着处女的贞问题?

海丽娜

是啊。你还有几分军人的经验,让我请教你一个问题。男人是处女贞的仇敌,我们应当怎样实施封锁,才可以防御他?

帕洛

不要让他进来。

海丽娜

可是他会向我们进攻;我们的贞虽然奋勇抵抗,毕竟是脆弱的。告诉我们一些有效的防御战略吧。

帕洛

没有。男人不动声色坐在你的面前,他会在暗中埋下地雷,轰破你的贞的。

海丽娜

上帝保佑我们可怜的贞不要给人这样轰破!那么难道处女们就不能采取一种战术,把男人轰得远远的吗?

帕洛

女的贞轰破了以后,男人就会更快地被轰得远远的。但是,你们虽然把男人轰倒了,自己的围墙也就有了缺口,那么城市当然就保不住啦。在自然界中,保全处女的贞决非得策。贞的丧失是合理的增加,倘不先把处女的贞破坏,处女们从何而来?你的身体恰恰就是造成处女的材料。贞一次丧失可以十倍增加;永远保持,就会永远失去。这种冷冰冰的东西,你要它作什么!

海丽娜

我还想暂时保全它一下,虽然也许我会因此而以处女终老。

帕洛

那未免太说不过去了,这是违反自然界的法律的。你要是为贞辩护,等于诋毁你的母亲,那就是忤逆不孝。以处女终老的人,等于自己杀害了自己,这种女人应该让她露骨道旁,不让她的骸进入圣地,因为她是反叛自然意志的罪人。贞像一块干酪一样,搁的日子长久了就会生虫霉烂,自己把自己的内脏掏空;而且它是一种乖僻骄傲无聊的东西,重视贞的人,无非因为自视不凡,这是教条中所大忌的一种罪过。何必把它保持起来呢?这样作只有让你吃亏。算了吧!在一年之内,你就可以收回双倍利息,而且你的本钱也不会怎么走了样子。放弃了它吧!

海丽娜

请问一个女人怎样才可以照她自己的意思把它失去?

帕洛

这得好好想想。有了,就是得倒行逆施,去喜欢那不喜欢贞的人。贞是一注搁置过久了会失去光彩的商品;越是保存得长久,越是不值钱。趁着有销路的时候,还是早点把它脱手了的好;时机不可失去。贞像一个年老的廷臣,虽然衣冠富丽,那一副不合时宜的装束却会使人瞧着发笑,就像别针和牙签似的,现在早不时兴了。做在饼饵里和在粥里的红枣,是悦目而可口的,你颊上的红枣,却会转瞬失去鲜润;你那陈年封固的贞,也就像一颗干瘪的梨儿一样,样子又难看,入口又无味,虽然它从前也是很甘美的,现在却已经干瘪了。你要它作什么呢?

海丽娜

可是我还不愿放弃我的贞。你的主人在外面将会博得无数女子的倾心,他会找到一个母亲,一个情人,一个朋友,一个绝世的佳人,一个司令官,一个敌人,一个向导,一个女神,一个君王,一个顾问,一个叛徒,一个亲人;他会找到他的卑微的野心,骄傲的谦逊,他的不和谐的和谐,悦耳的嘈音,他的信仰,他的甜蜜的灾难,以及一大堆瞎眼的神编出来的可的、痴心的、虚伪的名字。他现在将要——我不知道他将要什么。但愿上帝护佑他!宫廷是可以增长见识的地方,他是一个——

帕洛

他是一个什么?

海丽娜

他是一个我愿意为他虔诚祝福的人。可惜——

帕洛

可惜什么?

海丽娜

可惜我们的愿望只是一种渺茫而感觉不到的东西,否则我们这些出身寒贱的人,虽然命运注定我们只能在愿望中消度我们的生涯,也可以借着愿望的力量追随我们的朋友,让他们知道我们的衷曲,而不致永远得不到一点报酬了。

一侍童上。

侍童

帕洛先生,爵爷叫你去。(下。)

帕洛

小海伦,再会;我在宫廷里要是记得起你,我会想念你的。

海丽娜

帕洛先生,你降生的时候准是吉星照命。

帕洛

不错,我是武曲星照命。

海丽娜

我也相信你是地地道道在武曲星下面降生的。

帕洛

为什么在武曲星下面?

海丽娜

一打起仗来,你就甘拜下风,那还不是在武曲星下面降生的吗?

帕洛

我是说在武曲星居前的时候。

海丽娜

我看还是在退后的时候吧?

帕洛

为什么说退后呢?

海丽娜

手的时候,你总是步步退后呀。

帕洛

那是为了等待时机。

海丽娜

心中害怕,想寻求安全,掉头就跑,也同样是为了等待时机;勇气和恐惧在你身上倒是满协调的,凭你这种打扮,跑起来准能一日千里,花样也很别致。

帕洛

我事情很忙,没功夫伶牙俐齿地回答你。且等我回来,再叫你看我那副彬彬君子的派头吧。到那时候,我的教养会对你发生作用,你会领略到一个朝廷贵人的善意,对他大开方便之门;如若不然,你就是不知感激,只有自己遭殃,最后一窍不通地死去。你要是有空的话,可以祈祷祈祷;要是没有空,不妨想念想念你的朋友们。早点嫁一个好丈夫,他怎样待你,你也怎样待他。好!再见。(下。)

海丽娜

一切办法都在我们自己,虽然我们把它诿之天意;注定人类运命的上天,给我们自由发展的机会,只有当我们自己冥顽不灵、不能利用这种机会的时候,我们的计划才会遭遇挫折。哪一种力量激起我情的雄心,使我能够看见,却不能喂饱我的视欲?尽管地位如何悬殊,惺惺相怜的人,造物总会使他们结合在一起。只有那些斤斤计较、害怕麻烦、认为好梦已成过去的人,他们的希冀才永无实现的可能;能够努力发挥她的本领的,怎么会在恋上失败?王上的病——我的计划也许只是一种妄想,可是我的主意已决,一定要把它尝试一下。(下。)

第二场巴黎。国王宫中一室

喇叭奏花腔。法国国王持书信上,群臣及侍从等随上。

国王

弗罗棱萨人和西诺哀人相持不下,胜负互见,还在那里继续着猛烈的战争。

臣甲

是有这样的消息,陛下。

国王

不,那是非常可靠的消息;这儿有一封从我们的友邦奥地利来的信,已经证实了这件事,他还警告我们,说是弗罗棱萨就要向我们请求给他们迅速的援助,照我们这位好朋友的意思,似乎很不赞同,希望我们拒绝他们的请求。

臣甲

陛下素来称道奥王的诚信明智,他的意见当然是可以充分信任的。

国王

他已经替我们决定了如何答复,虽然弗罗棱萨还没有来乞援,我已经决定拒绝他们了。可是我们这儿要是有人愿意参加都斯加的战事,不论他们愿意站在哪一方面,都可以自由前去。

臣乙

我们这些绅士们闲居无事,本来就感到十分苦闷,渴想到外面去干一番事业,这次战事倒是一个好机会,可以让他们去磨练磨练。

国王

来的是什么人?

勃特拉姆、拉佛及帕洛上。

臣甲

陛下,这是罗西昂伯爵,年轻的勃特拉姆。

国王

孩子,你的面貌很像你的父亲;造物在雕塑你形状的时候,一定是非常用心而不是草率从事的。但愿你也秉有你父亲的德!欢迎你到巴黎来!

勃特拉姆

感谢陛下圣恩,小臣愿效犬马之劳。

国王

想起你父亲在日,与我称莫逆,我们两人初上战场的时候,大家都是年轻力壮,现在要是也像那样就好了!他是个熟谙时务的干才,也是个能征惯战的健儿;他活到很大年纪,可是我们两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变成老朽,不中用了。提起你的父亲,使我神为之一振。他年轻时候的那种才华,我可以从我们现在这辈贵介少年身上同样看到,可是他们的信口讥评,往往来不及遮掩他们的轻薄,已经在无意中自取其辱。你父亲才真是一个有大臣风度的人,在他的高傲之中没有轻蔑,在他的严峻之中没有苛酷;只有当那些和他同等地位的人激起他的不满的时候,他才会对他们作无情的指责;他的良知就像一具时钟,正确地知道在哪一分钟为了特殊的理由使他不能不侃侃而言,那时他的舌头就会听从他的指挥。他把那些在他下面的人当作不同地位的人看待,在他们卑微的身分前降尊纡贵,听了他们贫弱的谀辞,也会谦谢不遑,使他们因他的逊让而受若惊。这样一个人是可以作为现在这辈年轻人的模范的。如果他们肯认真效仿他,就会明白自己实际上是大大地后退了。

勃特拉姆

陛下不忘旧人,先父虽死犹生;任何铭刻在碑碣上的文字,都不及陛下口中品题的确当。

国王

但愿我也和他在一起!他老是这样说——我觉得我仿佛听见他的声音,他的动人的辞令不是随便散播在人的耳中,却是深植在人们的心头,永远存留在那里。每当欢欣和娱乐行将告一段落的时候,他就会发出这样的感喟:“等我的火焰把油烧干以后,让我不要继续活下去,给那些年轻的人们揶揄讥笑,他们凭着他们的聪明,除了新奇的事物以外,什么都瞧不上眼;他们的思想都花在穿衣服上面,而且变化得比衣服的式样更快。”他有这样的愿望;我也抱着和他同样的愿望,因为我已经是一只无用的衰蜂,不能再把蜜、蜡带回巢中,我愿意赶快从这世上消灭,好给其余作工的人留出一个地位。

臣乙

陛下圣德恢恢,臣民无不感戴;最不知感恩的人,将是最先悼惜您的人。

国王

我知道我不过是空占着一个地位。伯爵,你父亲家里的那个医生死了多久了?他的名誉很不错哩。

勃特拉姆

陛下,他已经死了差不多六个月了。

国王

他要是现在还活着,我倒还要试一试他的本领。请你扶我一下。那些庸医们给我吃这样那样的药,把我的力完全销磨掉了,弄成这么一副不死不活的样子。欢迎,伯爵,你就像是我自己的儿子一样。

勃特拉姆

感谢陛下。(同下;喇叭奏花腔。)

第三场罗西昂。伯爵夫人府中一室

伯爵夫人、管家及小丑上。

伯爵夫人

我现在要听你讲,你说这位姑怎样?

管家

夫人,小的过去怎样尽心竭力侍候您的情形,想来您一定是十分明白的;因为我们要是自己宣布自己的功劳,那就太狂妄了,即使我们真的有功,人家也会疑心我们。

伯爵夫人

这狗才站在这儿干吗?滚出去!人家说起关于你的种种坏话,我并不完全相信,可是那也许因为我太忠厚了;照你这样蠢法,是很会去干那些勾当的,而且你也不是没有干坏事的本领。

小丑

夫人,您知道我是一个苦人儿。

伯爵夫人

好,你怎么说?

小丑

不,夫人,我是个苦人儿,并没有什么好,虽然有许多有钱的人们都不是好东西。可是夫人要是答应我让我到外面去成家立业,那么伊丝贝尔那个女人就可以跟我成其好事了。

伯爵夫人

你一定要去做一个叫化子吗?

小丑

在这一件事情上,我不要您布施我别的什么,只要请求您开恩准许。

伯爵夫人

在哪一件事情上?

小丑

在伊丝贝尔跟我的事情上。做用人的不一定世世代代做用人;我想我要是一生一世没有一个亲生的骨肉,就要永远得不到上帝的祝福,因为人家说有孩子的人才是有福气的。

伯爵夫人

告诉我你一定要结婚的理由。

小丑

夫人,贱体有这样的需要;我因为受到肉体的驱使,不能不听从魔鬼的指挥。

伯爵夫人

那就是尊驾的理由了吗?

小丑

不,夫人,我还有其他神圣的理由,这样的那样的。

伯爵夫人

那么可以请教一二吗?

小丑

夫人,我过去是一个坏人,正像您跟一切血肉的凡人一样;老实说吧,我结婚是为了要痛悔前非。

伯爵夫人

你结了婚以后,第一要懊悔的不是从前的错处,而是你不该结婚。

小丑

夫人,我是个举目无亲的人;我希望娶了老婆以后,可以靠着她结识几个朋友。

伯爵夫人

蠢才,这样的朋友是你的仇敌呢。

小丑

夫人,您还不懂得友谊的深意哩;那些家伙都是来替我做我所不耐烦做的事的。耕耘我的田地的人,省了我牛马之劳,使我不劳而获,坐享其成;虽然他害我做了忘八,可是我叫他替我干活儿。夫妻一体,他安慰了我的老婆,也就是看重我;看重我,也就是我;我,也就是我的好朋友。所以吻我老婆的人,就是我的好朋友。人们只要能够乐天安命,结了婚准不会闹什么意见。因为吃肉的少年清教徒,和吃鱼的老年教皇,虽然论起心来,在宗教问题上大有分歧;论起脑袋来,却完全一式一样;他们可以用犄角相互顶撞,就跟一帮鹿似的。

伯爵夫人

你这狗嘴里永远长不出象牙来吗?

小丑

夫人,我是一个先知,我用讽谕的方式,宣扬人生的真理:

我要重新唱那首歌曲,

列位要洗耳恭听:

婚姻全都是命里注定,

乌龟是天生成。

伯爵夫人

滚出去吧,混账东西;等会儿再跟你说话。

管家

夫人,请您叫他去吩咐海丽娜姑出来;我要跟您讲的就是关于她的事。

伯爵夫人

蠢材,去对我的侍女说,我有话对她讲——就是那海丽娜姑

小丑

是不是为了这张俊脸,

希腊人把特洛亚攻陷?

作的好事,作的好事,

这就是普里阿摩斯的心肝?

她长叹一声站在那里,

她长叹一声站在那里,

这样把道理说明:

有九个坏的,有一个好的,

有九个坏的,有一个好的,

总算还落下一成。①

伯爵夫人

什么,十个人里才有一个好的?你把歌词也糟蹋了,蠢货。

小丑

夫人,我指的是女人——十个女人里有一个好的,这是把歌词往好里唱。愿上帝能一年到头保持这个比率!我要是牧师,对这样一个什一税的女人,决不会有什么意见。一成,你还嫌少吗?哼,就算每出现一次扫帚星,或是发生一次地震的时候,才有一个好女人降生,这个彩票也是得来的。照现在这样,你把心都没有了,也不会中彩。

伯爵夫人

混账,你还不快去作我叫你作的事吗?

小丑

唉,女人反倒骑在男人身上,发号施令,认为算不了什么!当然,作好人,就不能作清教徒,可是那也算不了什么;可以外面穿上一件必恭必敬的袈裟,罩着底下的黑袍子,仍旧心安理得。好,这回我真走了;您的吩咐是叫海丽娜姑到这儿来。(下。)

伯爵夫人

现在你说吧。

管家

夫人,我知道您是非常喜欢这位姑的。

伯爵夫人

不错,我很喜欢她。她的父亲在临死的时候,把她托付给我;单单凭着她本身的好处,也就够惹人怜了。我欠她的债,多过于已经给她的酬报;我将要报答她的,一定超过她自己的要求。

管家

夫人,小的最近在无意中间,看见她一个人坐在那里自言自语;我可以代她起誓,她是以为她说的话不会给什么人听了去的。原来她上了我们的少爷了!她怨恨命运,不该在他们两人之间安下了这样一道鸿沟;她嗔怪神,不肯运用他的大力,使地位不同的人也有结合的机会;她说狄安娜不配做处女们的保护神,因为她坐令纤纤弱质受到情的袭击甚至成为俘虏而不加援手。她用无限哀怨的语调声诉着她的心事,小的听了之后,因恐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,故此不敢疏忽,特来禀知夫人。

伯爵夫人

你把这事干得很好,可是千万不要声张出去。我早已猜疑到几分,因为事无实据,不敢十分相信。现在你去吧,不要让别人知道,我很感谢你的忠心诚实。等会儿咱们再谈吧。(管家下。)

海丽娜上。

伯爵夫人

我在年轻时候也是这样的。我们是自然的子女,谁都有天赋的感情;这一枚棘刺,正是青春的蔷薇上少不了的。有了我们,就有感情;有了感情,就少不了这种事。当热烈的恋情给青春打下了烙印,这正是自然天的标志和记号。在我们旧日的回忆之中,我们也曾经犯过同样的过失,虽然在那时我们并不以为那有什么不对。我现在可以清楚看见,她的眼睛里透露着因相思而憔悴的神色。

海丽娜

夫人,您有什么吩咐?

伯爵夫人

海丽娜,你知道我可以说就是你的母亲。

海丽娜

不,您是我的尊贵的女主人。

伯爵夫人

不,我是你的母亲,为什么不是呢?当我说“我是你的母亲”的时候,我觉得你仿佛看见了一条蛇似的;为什么你听了“母亲”两个字,就要吃惊呢?我说,我是你的母亲;我把你当作我自己的亲生骨肉一样看待。异姓的子女,有时往往胜过自己生养的孩子;外来的种子,也一样可以长成优美的花木。你不曾使我忍受怀胎的辛苦,我却像母亲一样关心着你。天哪,这丫头!难道我说了我是你的母亲,你就这样惊惶失色吗?为什么你的眼边会润湿而起了一重重的虹晕?难道因为你是我的女儿吗?

海丽娜

因为我不是您的女儿。

伯爵夫人

我说,我是你的母亲。

海丽娜

恕我,夫人,罗西昂伯爵不能做我的哥哥;我的出身这样寒贱,他的家世这样高贵;我的父母是闾巷平民,他的都是簪缨巨族。他是我的主人,我活着是他的婢子,到死也是他的才。他一定不可以做我的哥哥。

伯爵夫人

那么我也不能做你的母亲吗?

海丽娜

您是我的母亲,夫人;我也愿意您真做我的母亲,只要您的儿子不是我的哥哥。我希望您是我的母亲也是他的母亲,只要我不是他的妹妹,那么其他一切都没有关系。是不是我做了您的女儿以后,他必须做我的哥哥呢?

伯爵夫人

不,海伦,你可以做我的媳妇;上帝保佑你不在转着这样的念头!难道女儿和母亲竟会这样扰乱了你的心绪?怎么,你又脸色惨白起来了?你的心事果然被我猜中了。现在我已经明白了你的寂寞无聊的缘故,发现了你的伤心挥泪的根源。你着我的儿子,这是显明的事实。你的感情既然已经完全暴露,想来你也不好意思再编造谎话企图抵赖了。还是告诉我老实话吧;告诉我真有这样的事,因为瞧,你两颊的红云,已经彼此互相招认了;你自己的眼睛也可以从你自己的举止上,看出你的——不安来;只有罪恶的感觉和无理的执拗使你缄口无言,不敢吐露真情。你说,是不是真有这回事?要是真有这回事,那么这场麻烦你已经惹上了,不然的话,你就该发誓否认。无论如何,你不要瞒住我吧,我总是会尽力帮助你的。

海丽娜

好夫人,原谅我吧!

伯爵夫人

我的儿子吗?

海丽娜

请您原谅我,夫人!

伯爵夫人

你是我的儿子的。

海丽娜

夫人,您不也是他的吗?

伯爵夫人

不要绕圈子说话;我他是分所当然,用不到向世人讳饰;你究竟他到什么程度,还是快说吧,因为你的感情早就完全泄露出来了。

海丽娜

既然如此,我就当着上天和您的面前跪下,承认我是着您的儿子,并且他胜过您,仅次于上天。我的亲友虽然贫寒,都是正直的人;我的情也是一样。不要因此而恼怒,因为他被我所,对他并无损害;我并不用僭越名分的表示向他追求,在我不配得到他的眷以前,决不愿把他占有,虽然我不知道怎样才可以配得上他。我知道我的是没有希望的徒劳,可是在这罗网一样千孔万眼的筛子里,依然把我如水的深情灌注下去,永远不感到干涸。我正像印度人一样虔信而执迷,我崇拜着太,它的光辉虽然也照到它的信徒的身上,却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。我的最亲的夫人,不要因为我了您所的人而憎恨我,您是一位年高德劭的人,要是在您纯洁的青春,也曾经燃起过同样真诚的情热,怀抱着无邪的愿望和深挚的慕,使您同时能忠实于贞和恋情,那么请您可怜可怜我这命薄缘悭、自知无望、拚着在默默无闻中了此残生的人儿吧!

伯爵夫人

你最近不是想要到巴黎去吗?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过这个意思。

海丽娜

有过,夫人。

伯爵夫人

为什么呢?

海丽娜

我不愿向夫人说谎;您知道先父在日,曾经传给我几种灵验的秘方,是他凭着潜心研究和实际经验配合起来的,对一般病症都有卓越的效能;他嘱咐我不要把它们轻易授人,因为它们都是世间不大知道的珍贵的方剂。在这些秘方之中,有一种是专门医治王上现在所患一般认为无法医治的那种痼疾的。

伯爵夫人

这就是你要到巴黎去的动机吗?你说吧。

海丽娜

您的儿子使我想起了这一个念头;不然的话,什么巴黎,什么药方,什么王上的病,都是我永远不会想到的事物。

伯爵夫人

可是海伦,你想你要是自请为王上治病,他就会接受你的帮助吗?他跟他那班医生们已经意见归于一致,他认为他的病已经使群医束手,他们认为一切药石都已失去效力。那些熟谙医道的大夫们都这样敬谢不敏了,他们怎么会相信一个不学无术的少女呢?

海丽娜

我相信这药方,不仅因为我父亲的医术称得上并世无双,而且我觉得他传给我这一份遗产,一定会带给我极大的幸运。只要夫人允许我冒险一试,我愿意就在此日此时动身前去,拚着这一条没有什么希冀的微命,为王上治疗他的疾病。

伯爵夫人

你相信你会成功吗?

海丽娜

是的,夫人,我相信我会成功。

伯爵夫人

那么很好,海伦,你不但可以得到我的准许,也可以得到我的,我愿意为你置备行装,派仆从护送你前去,还要请你传言致候我那些在宫廷中的熟人。我在家里愿意为你祈祷上帝,保佑你达到目的。你明天就去吧,你尽管放心,只要是我能够助你一臂之力的事情,我一定会作的。(同下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