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九造火者

白牙 杰克·伦敦 6383 字 6个月前

灰仔终于遇到了改变命运第一件事。这是由于他自己的过错造成的。也许是因为整夜在外面猎食,刚刚睡醒,昏昏沉沉的没有主意,也许是由于经常在河边走来走去从未出过什么事。总之他大意了,他本来是出洞去河边喝水的,就向下走,经过那株枯干的松树,穿过那块空地,在树木间小跑。这时,他看见并且嗅到什么了。

在他前方的开阔地上,有五个活的东西,默默地坐在后腿上。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人类。然而,他看见了他的那五个人既不跳起来大叫,也不露出牙齿示威,只是沉默而不详的安坐在那里。

中的第一本能,本来会驱使他飞也似的逃走,但是,他体内突然也是第一次涌起另一种对抗的本能。他感到一种巨大的敬畏。一种自我软弱渺小的感觉压得他动弹不得。

作为狼,他难以理解,这就是主宰的权力。

狼仔一动不动。他从未见过人,但他天生具有知道人类的本能,模模糊糊的知道,人是通过战斗而“凌驾”于一切动物之上的动物。现在,他不仅在用自己的眼睛、而且在用他的一切祖先的眼睛看这人——这些陽经曾经一带一代一代的在黑暗中环顾过无数的冬季营火,曾经一代一代的在密林深处,隔着安全的距离窥视这种奇怪的君临一切活的东西的两腿动物。许多实际的斗争,和许多代狼积累的经验、遗传下来的先天的符咒,让狼仔产生一种敬畏之情。这种遗传,对一只不过是狼仔的狼,太具强制力了。如果他是一只长熟了的狼,他会跑掉,然而现在,他只会在恐惧的麻痹状态中趴在地上。从最初的一只狼走到人类的火旁坐下来取暖以来,他的种族所表现的投降归顺,他已经做了一半。

一个印第安人站起来,走到他身旁,俯下身来观察他。未知终于体现为具体的血肉。

他贴近他身上,伸出手来抓他。狼仔畏缩的更贴近地面,发不由自主的耸立起来,嘴唇向后收拢,露出小小的虎牙。

高悬在他上面的命运之剑般的手迟疑了,那人笑着说:“瞧!雪白的虎牙!”

其他的印第安人高声大笑,催促那人将狼仔捡起来。那只手将下来,越来越近,狼仔体内的两种本能产生的巨大冲动——退让和战斗发生了斗争,结果,他取其折衷,显示退让,当那手几乎碰到他身体上时,他突然战斗了,牙齿一合,咬住那只手。接着,头旁边受到的一击打得他侧身倒下。于是,他全不得斗志顷刻瓦解了。

幼稚与投降的本能控制住了他。他哇哇叫着坐在后腿上。然而,挨了咬的人很生气,又打了一下他的头部的另一边。这样,他爬起来后,叫得更厉害了。

四个印第安人笑得更响亮了。挨了咬的人也笑起来。他们围着狼仔,笑他,他则因恐怖和疼痛大声哭诉。

这时,他听到了什么声音。那些印第安人也听到了。然而他知道是什么,因此发出最后一声胜利多于悲哀的长嚎,停止吵闹,静静的等他的母亲,那位凶猛的无所畏惧,战无不胜和无以克之的母亲,听到狼仔的叫唤,就吼叫着冲过来救他。

她跳到他们中间,样子由于焦急和忙于战斗,显得很难看。然而在狼仔的眼中,她因为自卫而发的愤怒极为悦目。他快乐的叫了一声,跳起来迎接它。与此同时,那些人黄摩纳哥倒退了几步。母狼护着狼仔,耸着,站在那里面对着人,喉咙深处呼噜着发出咆哮。她咆哮得非常厉害,以致脸都扭曲了,露出威胁的凶相,从鼻尖到眼睛的皮肤都皱了起来。

一个人惊讶的叫了一声:“杰茜!”

狼仔觉得,一听见这声音母亲沮丧下来。

那人又严厉的叫了声:“杰茜!”口吻中带着一种权威。

接着狼仔就看见母亲,这位无所畏惧的母亲匍匐下来,肚子着地,摇摆尾巴,呜呜叫着表示和解。

狼仔不能理解,吓慌了,对人的敬畏之情重新袭上心头。原来,他的本能没有错,母亲向人的投降又一次证明了它。

说话的人走到她身边,将手放在她头上,她不咬,伏得更低些;也没有想要咬的样子。其余的人走过来围着她,摸她,拍她,她一点也不愤怒。他们很兴奋,发出许多声音。狼仔挨近母亲爬着,不时耸来,但尽力投降,他认定这些声音不是危险的征兆。

“毫不奇怪,”一个印第安人说:“她的父亲是狼,母亲是狗。在她 尾的时候,我哥哥将她在森林里整整扣了三夜,所以杰茜的父亲是一只狼。”

“自从她跑掉以后,一年了,灰海獭。”第二个印第安人说。

灰色海獭回答说:“不奇怪,鲑鱼舌。那在饥荒的时候,没有肉给狗吃。”

第三个印第安人说:“她和狼群一起生活过。”

“好像是这样,三鹰,”灰海獭将手放在狼仔身上,答道,“这就是标志。”

狼仔在受到受触摸时,微微叫了一声,那手便回去打了他一下。狼仔收起牙齿,顺从的趴下,那手就伸过来擦他的耳朵后面,在他的背上抚摸。

“这就是标志,”灰海獭继续说:“显然,他的母亲是杰茜,父亲是狼,所以,在他身上,狗的成分很少,狼的成分居多。他的牙齿雪白,就叫白牙吧。说定了,他是我的狗,杰茜是我哥哥的狗,而我哥哥不是死了吗?”

就这样,世界上一个有了名字的狼仔,匍匐在那里,观望着。人们优喧哗了好一会儿,灰海獭从挂在脖子上的刀鞘里拔出小刀,走进树林砍了一根木棍,在棍的两头刻上凹痕,在凹痕里扣了生皮带,用一根皮带扣住杰茜的脖子,然后将另一根皮带扣到一棵小松树上。

白牙跟过去,躺在母亲身边。鲑鱼舌伸出手来,弄得他仰面朝天。杰茜焦急的望着。

恐惧又在白牙体内涌了上来。他不能彻底遏制自己不叫,但没有咬;那只长着弯曲而张开的手指的手,开玩笑的他的脖子,将他翻来翻去,那种脊背朝地,四脚朝天的姿势,真是可笑又有失体统,它完全无能为力,毫无办法自卫。白牙全部的天都违背它。如果这个人要害他,他无法逃避,四脚朝天,怎么可能逃走呢?降顺使他控制住了恐惧,却克制不了吼声。他轻声吼叫着,那个人竟然没生气,没打他的头。更奇特的是,那只手去的时候,白牙感到一种难以言传的快感。

当滚成侧卧的时候,他不叫了。手指压迫刺激他的耳根,快感倍增。最后,那人搔一下,一下,丢下他走开的时候,白牙的恐惧全部消失了。这是一个征兆,预示着他与人之间毫不畏惧的伴侣关系,终于是可以建立起来的,当然,在将来与人打 道的过程中,他还 不免会体验到许多次恐惧。

过了一段时间,白牙听到一些陌生的声音越来越近。他敏捷的判断道,这是人的声音。几分钟以后,其余的印第安人排成一列队伍,像行军那样开了过来。其中一些是男人,还 有许多妇女儿童,四十个人全都肩负着沉重的营帐装备和物品。此外,还 有许多狗,除了半大的小狗以外,他们也都驮着营帐装备,每条狗背着二三十磅重的东西,牢牢的捆在身上。

白牙从来没见过狗,但一看见他们,就觉得与自己同种,只是略有不同。然而,狗们发现狼仔和他母亲时,却与狼的表现没有什么区别。

于是,冲突爆发了。

面对张口蜂拥而来的群狗,白牙发耸立,连叫带咬,跌倒在他们下面,他感到牙齿在自己身上尖锐的切割,同时自己也在撕咬着身体上面的腿和肚子。一大阵騷动。白牙听见杰茜为他在战斗时的吼声,也听到人们的呼喊,棍子打狗的声音,以及被打着了的狗又与疼痛发出的叫唤。

只是几秒钟,他又爬起来,站住了。现在,他看见,人们为了保护他,帮助他脱离那些似是而非他的种族的野蛮的牙齿,正用棍子石块赶开那些狗。

以为白牙的头脑里有公正之类的象的概念,显然是毫无根据的,然而,他以自己的方式,感觉到人的公正,恰如其分的认识了这些法律的制定者和执行者,钦佩他们执法时具备的那种权力。他们不同于他所见过的任何动物,不咬,也不抓,而是运用死东西发出活力量,死东西听从他们的命令。因此,在他们的指挥下,棍子石块在空中活蹦乱跳,给群狗以沉重的打击。

他想,这种权力非比寻常,不可理解而超越自然,是神一般的权力。单就他的天来说,他不可能知道任何关于神的事情;他最多只知道有些东西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以外。但他对这些人充满了敬畏与惊异,就像人类看到天神站在山顶上、双手分别向吃惊的世界投掷闪电雷鸣时所产生的敬畏与惊异一样。

最后一条狗也被赶走。騷乱静了下来。

白牙伤口,思考着第一次被引入群体中所尝到的群体的残酷,做梦也没想到他的种族所包皮括的成员并不止独眼、母亲和他自己。他们曾经独立为一个种族;然而现在,他突然发现,显然,还 有许多成员与他同属一个种族。

因为他的种族一见面就扑上来想毁灭他,他产生了一种下意识的愤怒,对于母亲被拴在一根木棒上,他也同样愤恨,尽管那是优秀的人做到,因为其中难免没有束缚与陷害的意味。当然,关于陷害与束缚,他毫无所知,随欲的游逛,奔跑,卧伏的自由 ,是他继承现代的遗产,现在却受到了侵犯。母亲被限制在一根棍子的长度内活动,因为他还 需要挨在母亲身边,而他也就被这根木棍限制住了。他不喜欢这样。

人们起身继续前进的时候,他也不喜欢,一个小孩儿拿住棒的一头将杰茜当作俘虏,牵在后面走,白牙又跟在杰茜的后面,因为即将进行的冒险而烦恼不安。

他们沿着河谷走下去,一直到达盆地的终点,远远的超过了白牙足迹所至的最远的地方。河流在这里汇入了迈肯齐河。他们在这里扎营,白牙惊奇的在一边观看。人类的优越时时刻刻都在增加:独木舟高高的撑在杆子上,竖直的网架用来晒鱼。人类主宰了所有长着伶牙俐齿的狗,这已经显示出了权力;然而,在狼仔的眼中,他们更让他反倒吃惊的,是对于死的东西的主宰。他们赋予不动的东西以运动的本领——那种改变世界面目的本领。

将杆子做成的架子竖起来,吸引了他的目光。但竖架子的人既然就是那些将石头棍子掷出很远的人,这事还 不算太奇特。然而,当这些架子披布料料、皮子,变成了圆锥形帐篷,白牙大为惊讶了。他惊骇这些帐篷的巨大躯体。它们出现在他周围,四面八方,仿佛霎那之间拔地而起的有生命的形体,狰狞可怖,弥漫了他的眼帘。他感到害怕,它们不祥的隐隐的浮现在他上面。当风吹得它们剧烈运动的时候,他就恐惧的趴下,紧紧盯着它们,防备它们冲过来,立刻跳开。

不过,时间不长,对帐篷的恐惧就消失了。他看到,女人们孩子们从那里进进出出,竟毫无损伤,那些狗常想走进去,又被严厉的言语和飞奔的石子赶开。过了些时间,他离开杰茜,小心翼翼的向最近的一座帐篷爬去,不断增长的好奇推动他向前,为了获得经验去学 ,去生活,去做。

距离帐篷的最后几寸,他简直痛苦不堪的慢而谨慎的爬着,这一天的经历,已经使它足以应付以最令人吃惊,不可思议的形式显现出来的未知。最后,他的鼻子接触到帆布,他等了一下,什么事也没有。于是,他嗅一嗅那浸透了人味的陌生的组织,用牙齿咬住帆布轻轻一拖,帐篷挨近的那部分轻轻动了一下,但无关紧要。他更拖得用劲儿,动得更厉害了些。他觉得很有趣,更使劲儿拖,一而再,再而三的拖,结果,整个帐篷摇动起来,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尖声,他急忙逃回到杰茜的身边。

从此以后,他不再害怕那些高耸的帐篷了。

没多久,他又从母亲身边 乱跑开,她的木棍被扣在地上的一根木棍子上,不能跟他走。一条身材、年龄比他稍大的半大小狗,慢慢向他走来,一幅轻薄好戏目中无人的神气。关于他的名字,白牙后来听见人叫他利·利。利·利在打架方面经验丰富,可以说是一个凶狠的家伙。

利·利与白牙同属一个种族,而且只是一条小狗,似乎毫无危险。所以,白牙准备以好友的态度接待他。然而,这位陌生的来客步伐变硬,嘴唇翻起,露出牙齿的时候,白牙也就以同样的姿态予以回敬。他们绕着半圆形兜圈子,竖着,互相试探地叫着。

这样持续了几分钟,白牙逐渐觉得很有趣,认为不过是游戏而已,然而,霎那间,利·利非常迅速的扑上来,狠狠咬了一口,正中被大山猫撕伤骨头、现在还 深深作痛的那半边肩膀,然后跳了开去。白牙既惊讶又疼痛,叫了起来,顿时怒气大发,扑到利·利身上狠狠咬了起来。

但是,利·利毕竟长于营地,经历过多次狗予狗的战争,锐利的小牙齿三次、四次、五次咬在这位新来者的身上,直到白牙不顾耻辱,哀号着逃回到母亲的庇护下。

这是他与利·利行将开始的无数次战斗中的第一仗。命中注定,他们永远会发生冲突。从一开始,他们就成了势不两立的仇敌。

杰茜伸出舌头着白牙,安慰他,想诱使他留在身边。然而,几分钟后,控制不住的好奇心,又驱使他开始新的探险了。

他遇见一个人,就是灰海獭,后退蹲着,用散在面前地上的一些棍子和干苔藓在做什么。白牙走到近处,看着。灰海獭发出白牙以为没有敌意的声音,所以,他就更近了些。

女人与孩子另外又取了许多根树枝给灰海獭,不言而喻,这是一件大事。白牙,凑过来,碰到灰海獭的膝盖,好奇已使他忘了这是一个可怕的属于人的种类的动物。

突然,他看到一种奇怪的东西,从灰海獭下面的棍子和苔藓下面,像雾一样冒了出来,继而一种活的东西在棍棒间盘旋回绕,那种颜色像天上的太陽。关于火,白牙一无所知,它像他幼时洞口的光明一样吸引他。他爬近几步。他听到灰海獭伏在他身上咯咯的笑,直到没有敌意,接着,他的鼻子碰到了火焰,与此同时,伸出的舌头也去它。

顷刻间,他几乎浑身麻木了!

隐形在木棍和苔藓间的未知,粗暴的抓住他的鼻子,他栽了一个跟斗,吃惊的哇哇大叫。杰茜听到他的声音,跳到了棍子的尽头,但又莫能助,只好发出可怕的怒吼。然而,灰海獭高声大笑,拍着大腿向营地里所有的人讲述这件事,于是,人人都喧笑起来。白牙坐在后腿上哇哇乱叫,在人们的围观中无依无靠,真是可怜极了。

这是他曾经受到过的伤害中最严重地伤害,灰海獭手底下生长起来的向太陽一样颜色的活东西,烫伤了他的鼻子与舌头,他哭了又哭,哭个不止,每次新的哭声都引起人们的哄笑,他乡用舌头安慰一下鼻子,然而舌头也烧伤了,两处伤痛碰在一起,更加疼痛,刺痛了他的心。

他逃到杰茜的身边——她正在木棒的尽头愤怒欲狂,杰茜,是世界上唯一不会嘲笑他的动物。

黄昏将临。夜晚又来了。他的鼻子、舌头仍然疼痛。但是,一种更大的烦恼折磨着他。他想家,感到空虚,感到对于绝壁上的洞和河边几经平安的强烈需要。

生活变得人口太多了。这么多的人!男女老幼都在发出喧哗、刺激。那些狗也不断争吵哄闹,騷扰不止。以前熟悉的唯一的那种生活中的安闲寂静,全然消失了,空气都在随着生命颤动,不停的发出响声,变换强度与调子,刺激他的感官、神经,令他紧张不安,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。

像人类看着他们所创造的天神那样,白牙看着面前的人们,看着他们在营地里来来往往。根据他模模糊糊的理解,认识高等动物,是神,使气机的创造者。他们具备各种未知、莫名其妙的各种权力,是统治者,主宰着活的东西和不活的东西。他们使不会动的活动,使会动的服从,使生命——具有太陽一样色彩的会咬人的生命从枯苔藓与木头里长出来。

他们是火的制造者!

他们是神!